详细内容

21-呼唤新型“欧氏风格研究”(上)

时间:2015-06-08     作者:时栗芳 春雨【原创】   阅读

   内容提要:“欧氏风格研究”的发展趋势:从“欧氏理论革命”到“欧氏方法论革命”

  本文沿“文二十”等开拓的全新思路——唯能“方法论层面的创新”,才能获取N倍于“理论层面创新”的“后劲”(此“思路”简称“方法论N倍效应”);做如下进一步推导:

  1“欧几里得学说”至少堪与“牛顿学说”媲美,甚至影响更深远

  1)略举数例,即可说明:不论是古希腊,还是在现代,欧氏几何学都是一门倍受推崇的学问

  (1)爱因斯坦在晚年回顾科研历程时说,他的科学探索激情和好奇心,始于12岁时对欧氏几何学的“惊奇”。

  (2)前苏联科学史学家斯特洛伊克等人在逐卷分析欧几里得的代表作——《几何原本》之后指出:此书“仅次于《圣经》大约成为西方世界历史中翻版和研究最广的书。它的逻辑结构,大概比世界上任何其它著作,更大地影响了科学思想。”

  (3)西方学术圣人柏拉图在自己的“学院”前树一警示牌,上书:不懂几何学者,请勿入内!

  2)从“知识建筑学”与“科学方法论”的角度,可以解释欧几里得学说的影响,为什么竟如此深远

  (1)原来,在《几何原本》一书中,欧氏创立了两门学问:几何学和“公理方法学”(简称“公理学”,有的专家形象地称它为“知识建筑学”——关于知识建筑艺术的专门学问)。几何学在理论层次,可称为“欧几里得理论”;“公理学”在方法论层次,应称之为“欧几里得方法论”。二者合一,统称为“欧几里得学说”。

  (2)上述两个层次犹如“果肉”与“果核”,核藏在肉的深处,人们往往“见表不见里”,误将其统称为“欧氏几何学”。

  (3)从下面的实例可显见:“突破理论框架易,走出方法论框架难。”这就是“欧氏几何学”竟如此重要,能在科学界、思想界垂范两千多年的原因。

  2从公理方法的高度与侧面看,“牛顿革命”只是“欧几里得革命”的一个组成部分

  欧氏几何学的理论框架,早已多方多次突破;然而,科学风云际会,英豪辈出,进展一日千里,但两千多年来,竟无人能走出“公理学”的疆界!请看下列事实:

  1)物理学及其各分支的公理化

  (1)牛顿力学是堪与欧氏几何学媲美的科学宫殿。两者的“材料”殊异,但建筑方法与结构风格却完全一致。即诚如爱因斯坦所说:二者都是“从少数几个所谓的公理的基本假定”出发,通过层层演绎推导出一系列定理或推论,从而构成一个公理化即高度整体化的理论系统。因而,科学史学者们将它们统称为“演绎系统”。

  牛顿力学开一代新风,它空前有力地推动了科技、经济、社会的发展与转型,其影响之大、之深、之远,皆不言而喻。但开创了史称“牛顿时代”、发动了“牛顿革命”(包括“牛顿方法论革命”)的牛顿,竟没有走出欧氏公理学(及其导致的“欧氏方法论革命”)的框架!

  (2)20世纪初叶,力学、量子力学等革命性理论,横空出世,多方面突破牛顿理论框架,但却没有一个敢“革”公理学的“命”,它们也同牛顿一样,甘当此方法论知识王国的臣民,采用公理方法,建立自己的“演绎系统”。

  2)数学及其各分支的公理化

  (1)非欧几何学(罗巴切夫斯基几何与黎曼几何)之所以称为“非欧”,是因为另立了门户。欧氏、非欧几何学的内容大不相同,甚至尖锐对立,二者是革命(否定)的逻辑关系;但表述内容的基本方法却是一致的,二者是继承关系。也就是说,几何学史上最早的这些知识大厦,材料虽迥异,但材料的结构形式与建筑风格,却如出一辙,都是高度公理化的“演绎系统”!

  (2)20世纪初期,数学领域中的“公理化运动”,不仅导致了欧氏几何学的进一步严密化,也导致了数学各分支理论(即各个演绎系统)的严密公理化,并最终导致了整个数学体系的严密化。正如M.克莱因所指出:“数学的严密化是通过各个分支的公理化来完成的。”

  面对此景此情,不禁令人发一声浩叹:伟哉,欧几里得,大哉,公理学疆域!

  那么,公理学的疆界,是否就无法突破呢?上列问题的提出与解决,还将可能导致更深远的结果或思路吗?

  (系列“报道性论文”之二十一)


最新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
技术支持: 新策传媒 | 管理登录
seo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