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内容

14-呼唤新型“立体转型模式”(下)

时间:2015-06-06     作者:时栗芳 春雨【原创】   阅读


  内容提要:“社会转型研究”的历史走向:从“零敲碎打”到“纲举目张”

  纲举目张。那么,什么是“科技—经济—社会转型”(下称“转型”)之“纲”呢?怎样去“举纲”,才能“张目”呢?

  1 导致“转型”的创新驱动力,可分为两种——“引领性转型创新驱动力”与“引进性转型创新驱动力”;前者是“纲”,后者是“目”。详言之:

  从纲到目,一层层地演绎,就构成了“引领性转型创新驱动力”之网,

  1)工业革命、信息革命皆源于一个或一组“引领性转型创新驱动力”;这种“引领性转型创新驱动力”是惟一的,是“源”、也是“纲”。

  例如,工业革命虽然以瓦特蒸汽机为标志,但从工业革命中却至少可提炼出三项“引领性科研成果”——牛顿力学、瓦特蒸汽机与斯密市场经济模式。三者看来迥异,实质上具有共同的特性——“引领性”,它们皆是“引领性生产力”(亦可称为“引领性转型创新驱动力”,或简称为“引领性创新驱动力”),皆具有引领“转型”的功能。

  正是这三者环环相扣,先后“创新驱动”,引领英国工业革命前进,超越其他各国。由此看来,英国引领全球“转型”,绝非偶然!

  2)举起“引领性创新驱动力”这个“纲”,就可显见:这类源于一国、引领全球的“转型”力量,在被“多国、N区”引进后,便转化为一系列二级(乃至三、四、五各级)的“引领性创新驱动力”之“目”

  例如,“明治维新”就是引进“工业化创新驱动力”,将其转化为“转型”的革命性力量——日本工业化的的经典。对此经典史例的探讨,须同时兼顾下列三点认识:

  (1)日本虽强,但因其从未能创造、拥有全球级“引领性创新驱动力”,故而从未能创建英国工业革命、美国信息革命那样的“一招鲜,吃遍天,打遍天”之一流伟业。

  (2)及早拥有“引进性创新驱动力”,又极其重要——日本由此崛起,后来居然还在“二战”中将英军赶出了东南亚,吃掉了英国一个又一个的殖民地,进而袭击珍珠港,差一点吃掉美国的海军主力……比较之下,大清帝国却因自我陶醉,不识时务,沦落深渊!

  (3)“引进性创新驱动力”有其两重性——从全球观来看,它是“引进性”的;但从国家观、地区观来讲,相对于被引进创新驱动力的国家、地区,却是可以转化为“引领性”的——日本正是在此二级即国家级“引领性创新驱动力”的“引领驱动”下,跻身于大国之林的。

  就这样,“引进性创新驱动力”转化为二、三、四、五各级的“引领性创新驱动力”之“目”的历史潮流,便跨国、跨地区“从源到流”的层层递进、转化、漫延……从而,源于一国、引领全球的“引领性创新驱动力”这个“纲”,就经过层层推广与演绎,形成了重重叠叠、环环相扣、纵横交织的“引领性转型创新驱动力”之“网”。

  2 “转型”也分为两种——“引领性转型”与“引进性转型”;前者是“纲”,后者是“目”。详言之:

  美国硅谷成功“引领全球”,使形形色色的国家级、地区级(省、市、县与集团级等)的仿制“硅谷”,雨后春笋般涌现。但这些“硅谷”(及与之配套的“软件园”),虽然不是全球级“引领性产业群”,但却是多国、N区“从工业化转型为信息化”的标志。因而,就国家观、地区观而言,其功可谓至伟、至大矣!

  这样,仿制“硅谷”(及配套“软件园”)跨国、跨地区的漫延,就导致了二、三、四、五各级的“转型”,在全球各国、各地区蔓延。从而,又形成了重重叠叠、环环相扣、纵横交织的“转型”之“网”。

  举其纲,张其目;便可显见:工业化、信息化是怎样从一国到全球漫延开来,而一层一层地“化”——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化、一个地区一个地区地化的……由此,我们对工业化、信息化(乃至“工业信息化”、“农村信息化”)之中“化”字的含义,有了更深刻的、更加理论化的理解。

  (系列“报道性论文”之十四)


最新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
技术支持: 新策传媒 | 管理登录
seo seo